<td id="kpev5"><sup id="kpev5"></sup></td>
  • <var id="kpev5"><output id="kpev5"></output></var>

      金雨王建材
      防水领域先行者 构建城市最美者
      24小时服务热线

      400-188-0791

      新闻中心 News

      金雨王建材

      防水材料生产供应商
      联系我们

      电 话:400-188-0791
      传 真:0791-85212288
      网 址:http://www.www.xaltmail.com/
      地 址:江西省南昌市小蓝经济开发区玉湖156号

      戏说防水行业三大热闹事儿
      发布时间:2019.09.19    浏览次数:2832次

      大隐于水先生是防水行业的知名意见领袖,十一年行业大企业高管经历,坚持做行业的严肃思考者。洞察趋势,解析竞争,评述风云,戏说江湖。

      如今暂且归隐,担任数家企业顾问,专注于防水行业发展研究,以及企业培训及咨询,致力于战略、组织变革、一线营销、品牌建设和人才培养。

      大隐先生的文章行文风趣而富有内涵,观点独到而犀利透彻,一笔一画间,将防水行业拆骨剔肉,具有很高的阅读参考价值。

      今日分享:戏说防水行业三大热闹事。

      防水行业,小而言之,专指围绕柔性防水材料,做研发、原材料、设备、生产、施工和技术服务的企业、组织、人及相关要素。一般不包括刚性材料领域,至于止水材料、密封材料和堵漏材料这些,属于没有政治地位的搭头。

      防水行业,貌似门槛不高,带着泥土的芳香,行业老板们大多也习惯性妄自菲薄。

      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,很多行业其实比防水行业更“土鳖”。

      2016年,大约在冬季,大隐我去拜访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乙22号的中国陶瓷工业协会。在一栋老楼的破接待室(这让我想起电影里焦裕禄和孔繁森之类革命干部的办公室),对方安排一个协会副会长和秘书长出来接待,还跟着一个做记录的男孩,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。

      后来,大隐还去过中国绝热节能材料协会拜访,也没有留下啥深刻印象,只依稀记得那个女秘书长,挺和蔼可亲的。

      再后来,大隐看到国泰君安分析师鲍雁辛先生,一篇对于防水行业的分析和评价文章,深度、高度兼具,人也长得挺帅。

      大隐此时方知,原来自己十多年来,都身处在一个貌似低贱,实则牛叉,不被外人识的黄金行业之中。

      不禁大喜。

      防水行业是个相对封闭的江湖,

      有江湖,必有不少热闹事儿。

      01

      第一件热闹事儿,就是非标和国标之争。

      关于这个,大隐说四点不成熟意见。

      第一,95%的号称自己如何干净的企业,都算不上诚实孩子。

      河南有个企业,最近被整得灰头灰脸。

      就在它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号称不再生产一平方非标材料之后,没多久,便连续性两次被曝出项目上材料抽检不合格。关于此事的微信报道,篇篇点击过万。

      据说,他们得罪了很多企业,规模也上升得太快,被抓辫子也算“咎由自取”吧。

      但是大隐觉得,这家企业至少尚有一点可取之处,就是他们说的不生产非标材料,是指“以后”,而并不否认“从前”(虽然有点汗颜的是,他们连这个“以后”也没有做到)。

      行业有的大企业,干脆连“从前”都直接给选择性否认了。

      圣经中讲人有两种罪——原罪与本罪,原罪是人类天生的罪性与恶根,本罪是各人今生所犯的罪。如果采用拟人修辞法,每个防水企业都有本罪和原罪。

      列宁说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,所以,别忘了自己的原罪。

      尽管有些是晚上干的,有些事是天知地知甚至自己都不太知的情况下干的。

      第二,非标是丑恶的。其长期存在,既是贪婪人性的本罪使然,也是行业众生对于买方市场流氓行为的投怀送抱,更是各级监督机关工作很忙“春风不度玉门关”的衍生物。

      第三,生产和使用国标,自然是防水行业的本分。大隐坚决与那些没有底线的行业不良分子划清界限。同时,大隐也觉得,在五十步笑一百步的大背景下,那些过分鼓噪国标甚至超国标者,其道德未必真有多高尚。

      其初衷大多基于两点,一曰确保既得利益和地位的持久安全,二曰巩固和扩大市场地位的竞争手段和策略。当然,说说产业报国,为世界人民建立恒久舒适居住环境等等,也是可以的。但是,很多大企业调换了顺序,把最后一条放到了前面,第一条偶尔说说,第二条自然是绝口不提的。

      第四,正如从毛爷爷时代就声势浩大地全民除“四害”,“四害”到现在却依然生机勃勃一样(注:麻雀后来跟老干部一起被恢复了名誉)。不管你开多少隆重的会议,也勿论行业十三五计划如何宏伟壮观,非标的现象恐怕断然是难以绝迹的。在国人如此聪明、机智的文化背景下,人性的本罪你能断得了根么?而且,国家有很多大事要事要办,防水这么点小事,乐呵乐呵得了。

      有人说,市场是一只无形的手,终会决定一切。

      大隐说,你敢为此定一个时间表么?在你我有生之年。

      2

      第二件热闹事儿,就是聚乙烯丙纶之争。

      这个话题我一抛出,大伙就会心地乐了。

      说个真事。

      今年某日,我在东方雨虹北京总部食堂吃饭,当然还有一大帮企业的老板,我们开了个会。

      大家擦干市场上拼杀的血迹,正貌合神离地执行敬酒程序,不经意间,某两个企业的主要领导就为聚乙烯丙纶的事吵了起来。

      让我很佩服他们的是,尽管他们暗地里相互捅刀使绊的事没少干,但此时吵架双方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,配合手里拿着的红酒杯,分别慷慨激昂地说了很多大道理,拦都拦不住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特朗普和默克尔在开鸡尾酒会。大隐近在咫尺,瞬间有醍醐灌顶之感。

      至于是哪两家企业,应该没有哪个吃瓜群众提问了吧?

      关于聚乙烯丙纶之争,大隐作为一个资深吃瓜群众,简单说几句。

      其一,这件事说白了,其实就是三两家企业之间的市场纷争。

      对于一方而言,这是拓展市场份额的策略之一;而对于另外一方而言,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。

      双方分别纠集了一帮专家、媒体和附庸企业,宛如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同盟国和协约国,从撕逼发展到群架。撕的动静越大,对其中某一方就越有利。

      目前来看,正反方打成了平手,二番战甚至三番战在所难免,各位吃瓜群众大可拭目以待。但是从长远来看,正方估计难逃一败。

      别问我正方是谁。

      其二,聚乙烯丙纶这种材料,到底有没有价值?

      各路真假专家之述备矣,大隐如果再从材料、施工和应用的角度去BB,难免有饶舌嫌疑。

      有兴趣的,可以做做文章末尾的选择题。

      其三,大隐也读了几篇关于此争的文章,以及微信群里的骂街与吆喝。看得出来,聚乙烯丙纶的支持者比例略大。其实这里面,掺杂有吃瓜群众对于争斗双方的好恶站队,情感因素起了关键性作用,所谓敌人的敌人即朋友是也。

      就像全世界都不喜欢朝鲜,我们还护了它好几十年一样。

      本来,大隐还想一起说说2016年关于SBS卷材与自粘卷材之争,幕后台前,煞是跌宕。但一寻思,可能篇幅会整得太长,耽误吃瓜群众太多宝贵时间,过一段再说吧。

      3

      第三件热闹事儿,朝野协会之争。

      目前,防水江湖上,事实上存在两个影响力较大的协会。

      一曰中国建筑防水协会,有人称之为“国家协会”,“大协会”。

      一曰沈春林的中国硅酸盐学会房建材料分会防水材料专业委员会。这个名字有点像绕口令,其长度估计是中国所有协会之最。能记下来的除了沈教授,估计难有第二人。

      十数年来,两个协会各称王朝,各有拥趸,难免会有一些江湖故事。

      其一,并非完全老死不相往来。

      沈教授是行业的出书大王、演讲大师和社会活动家,我个人也很钦佩。

      沈教授的协会,主要通过每年5月18日定期召开的会议,来显示自己的存在,参加者基本上都是中小企业。

      参会人数动辄上千,是一个山呼海啸般的大Party。

      众星捧月之下,沈教授尽情展示其超人的记忆力,以及对行业各类标准以及前端技术的了解,踌躇满志,风采翩翩。会议上获奖企业无数,其乐融融,一派祥和景象。

      会议的高潮,当属晚宴后的抽奖活动,有时候持续到晚上十一二点还人头攒动。大隐低调参加过两次5-18会议,其中第二次还很幸运地抽中了一台IPAD,留下美好回忆。

      但是这个会议,行业前二十强的企业心照不宣是不参加的,个中缘由,吃瓜群众可以发挥一下想象。

      反观中国建筑防水协会举办的会议,则要严肃很多。

      打个比方吧,如果说沈教授的5-18会议像湖南芒果台的“快乐大本营”,那后者则更像中央台的春晚。你好歹得装模作样地看一下,认真看则必然会打瞌睡。

      至于“国家协会”每年组织的展会,客观讲还是越办越有些进步的。中小企业稍有名气的还是要去参加的,露脸可是一件大事,尽管事实上也没有啥鸟用。

      行业有个较为知名的人士叫Y的(请勿对号入座),长期在两个协会间摇摆,这有点像明末清初的吴三桂。正如貌似忠厚的宋江渴望被招安一样,可以看得出来, Y貌似玩世不恭的内心深处,还是很向往“国家协会”的。但结果却往往一次次让他失望,两个协会我看如今都有点不甚待见他。

      其二,泾渭分明的站队背后,似乎说明了点什么?

      显然,两个协会的背后,分别站着的是行业大企业和中小企业。

      不管哪个协会,当权也好,在野也罢,有人追随,有掌声啪啪,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更有欧洲十日游,这难道不是成功么?

      人生不过如此,夫复何求?

      其三,市场才是最大的协会。

      我们来回望一下历史,不说远了,十五年前行业的前十强,现在还剩下几家?在它们此起彼伏湮灭消亡的哀鸣声中,它们曾依附过的协会却继往开来,愈发欣欣向荣。

      往近里说,几年前就位列中小的绝大部分企业,现在依旧弱不禁风,尽管它们中有不少貌似脸熟;几年前就洋洋自得的行业十强,日渐式微者三两家是有的,尽管它们还强忍着欢笑。

      三两个亿的规模,最好别冒充行业十强。不管你背靠谁,恐怕都解决不了企业发展的根本性问题。

      别忘了,到市场上唱戏,比拼的还是唱功。

      新技术在市场的隐性需求中闪着暗光,人才在市场江湖中感叹何枝可依,商机与项目更是在市场上俯拾皆是。

      市场里,才有一切;

      市场,才是最大的协会。

      上一个:国标委发布《建筑密封材料试验方法》系列标…     下一个:非常时期,新一轮大规模基建能否承担起稳增长…     返回上一级
      南昌防水材料 南昌灌浆材料 南昌外墙防水 南昌防水乳液 南昌保温材料
      极品粉嫩小泬无遮挡20p_麻豆国产精品无码av在线_亚洲午夜福利精品久久-秋霞电影高清无码中文

      <td id="kpev5"><sup id="kpev5"></sup></td>
    1. <var id="kpev5"><output id="kpev5"></output></var>